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何懷宏,為年輕人寫了一本哲學書《僅此一生》。月,他同“簡單心理”創始人簡裏裏和專欄作家李厚辰,共同參與了文化客廳的線上直播。直播中嘉賓們討論了當代年輕人諸多人生困惑。關於普通人如何實現人生價值的問題,嘉賓討論回答道,你可以嘗試實現一種藴於身邊的內在的“卓越”,像一道“光”,照耀你身邊的人。關於互聯網公共生活矛盾頻發的困惑,何懷宏回答道,“你要享受價值多元,就要忍受價值多元。”


何懷宏

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主要從事倫理學及人生哲學、社會與文明歷史等領域的研究。重要學術著作有《良心論》、《世襲社會》、《選舉社會》等。

 

簡裏裏

“簡單心理”創始人,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中國⼼理衞⽣協會⼼理諮詢師專業委員會⻘年委員。

 

李厚辰

播客主播,專欄作家

 

如何探索人生價值?


《僅此一生》是一本為青年人撰寫的哲學思考文集,活動伊始,嘉賓就青年人如何探索人生價值展開討論。


近二三十年來,隨着社會的進步,人們愈加關注自己的內心世界。與此同時,時代的巨大變動也讓當代青年面臨着與以往相比更為激烈的社會競爭。這難免會影響青年人對於人生價值的思考,李厚辰將之定義為“生活價值的前問題”——現在的年輕人雖然有興趣探討生活意義,但是滿足基本生活需求的努力基本耗盡了他們的時間和精力。“用一句很時髦的話來説就是,‘光是維持生活,就已經筋疲力盡了’。”


何懷宏認為青少年一代還沒有面臨最嚴酷的社會競爭,相比較而言,中年可能是最“世俗”的年齡段,因為他們上有老、下有小,要同時兼顧事業與家庭。對於今天的青少年來説,他們面臨的最大障礙或許是競爭開始得太早了。何懷宏認為青少年時代是“童真未泯”的時刻,此時如果能多看一些與競爭無關的“閒書”,想一些“怪”問題,能更好地幫助他們認識這個世界。


李厚辰提到其實現在年輕人面臨的競爭壓力並不小,工作以後基礎的吃穿用度、住宿、社交消費都會帶來一定的經濟壓力,他們很難有閒暇去追求“孔顏之樂”。對此,何懷宏認為我們可以試着去建立一種“底線思維”——我們再差能差到哪裏?我們是否必須要加入到這種競爭之中?最終你需要的,並沒有你渴望的那麼多。


簡裏裏從心理諮詢的角度迴應了這個問題。無論是選擇加入競爭還是退出競爭,人的內在都會對外界給出他個人化的反應:生活順利的人內在可能也會存在很強的創傷感,生活不順的人內心可能會很平靜。因此,簡裏裏認為,最重要的是我們對於自己內在的認識、對於世界的觀念。

何懷宏教授在直播中。

 

我們可不可以選擇當一名普通人?

普通人該如何追求卓越?


活動中,一位名叫Karen的讀者留言提到他最近在讀毛姆,對一句話印象很深:“像一個永不停歇的香客,追尋一座可能並不存在的神廟。”人是否要全力以赴追求他熱愛的東西?還是要與“使命感”保持距離?人到底該怎麼看待“精神富足”這一追求?

 

何懷宏認為,人的一生會伴隨着很多追求,重要的是學會整理,哪些是對自己來説最重要的,哪些是自己喜歡的、可以持續的。何懷宏説一開始期望可以不用放的太高,他少年時有兩個理想,第一個是當圖書管理員,這樣可以讀許多書,第二個是當看林人。如今他的理想已經超額度實現。人生很長,一時的挫敗不是永遠的挫敗,就像古希臘人所説的:“只有到人生最後的時刻,才能判斷一個人是不是幸福的。”


在李厚辰看來,這個問題其實在於我們可不可以選擇當一個普通人?“感覺今天這個時代,好像並沒有給‘普通人’留下很多選擇。”


何懷宏迴應道,人的追求可以是多面的,不一定只能有一個目標。“這時候讀點哲學挺好的,可以安慰到自己。”何懷宏舉例説,如果他現在是一名看林人,他會安慰自己説:我盡力了,我做個看林人也可以活下去。如果能夠安慰自己,説明我內心還足夠強大。“很多時候,你最後的成功或失敗,都是別人眼裏的所見,是他人的看法。如果一個人內心足夠強大,他還是會比較自足。”


後續討論中,嘉賓們提及“卓越”與“成功”的意義並不相同。何懷宏認為“卓越”的內涵要大於“成功”。它包括世俗的成功,但無論從古希臘還是中國的傳統來看,“卓越”更強調的是內在的偉大。


“比如説,古希臘人很佩服在奧林匹克運動會上奪得桂冠的人,這也是追求一種卓越。但是,如果一個人不惜一切以至於把自己的身體練壞,甚至是靠吃藥來得到冠軍的話,那在古希臘人看來是不齒的。因為他們追求的是人的豐富性。古希臘悲劇作家每年都要競逐桂冠,但有些作家的墓碑上沒有刻着他得了多少桂冠,而是刻着他身為一個公民曾經參加過抵抗波斯的戰鬥,記錄他作為一個公民的卓越,他在戰鬥中表現的英勇等。所以我們説的‘卓越’,我覺得相對來説是更為全面的,而且更重要的可能是精神上的、內在的卓越。”


李厚辰補充道,古希臘人會有這樣的觀念,可能與他們的生活範圍有關。他們的城邦規模不大,更容易去全面瞭解一個人。這對於今天的人們來説很難。世俗的成功更多指向的是專業成就,有些成功的要求很高,可能會犧牲人的全面發展,從而獲得某個領域的拔尖。而內在的“卓越”已經超過了世俗成功的範疇,它有一點像“光”——你能照耀到周圍的人,能對周邊的人產生影響,就像在工作中遇到的能力不突出,但擁有很強人格魅力的前輩那樣。


關注周遭的環境與人,給予他們整體性的支持,小到家庭,大到所在的環境,都有可能抵達有價值的人生。

 《僅此一生》,作者:何懷宏,版本:活字文化策劃,廣西師大出版社世界· 觀 2021 年 3 月版

 

人生哲學是一種認識,而不是一種規範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婚姻大概是最私密的。今天的社會中,人們越來越多地考慮獨身主義的可能,從生活實質到精神狀態都更傾向於實現自足。對於單身主義和婚姻問題,何懷宏反覆提及人生哲學提供的是一種認識和建議,而不是一種規範。在他看來,看待婚姻問題,需要在“兩端”中尋找“中道”。


一端是強調雙方條件、重視儀式和保障的傳統婚姻,一端是不願意付出太多努力去維持、抱着“過一兩年試試看,不行就離了”的態度去締結的婚姻。在這兩端之間,會存在許許多多種婚姻形式,這些都可以接受,但是要遵守一種底線倫理——不做出傷害,比如家暴、虐待。與提供建議的人生哲學不同,底線倫理具有強制性。


簡裏裏從心理諮詢的角度出發,談到一個人要有愛自己的能力,以及允許他人愛你的能力,這樣你才有可能使自己進入一段比較健康的關係。無論是選擇單身還是進入婚姻,人不僅要擁有愛的能力,還要承擔起選擇的代價,

 

李厚辰補充説,今天的年輕人做選擇非常強調做好準備。兩個人進入一段關係之前,需要考察性格、三觀、財務狀況等是否合適,而傳統婚姻似乎更強調“意志”,當你做好決定要跟一個人過一輩子,相當於對自己提出了一個要求——對矛盾和衝突的忍耐能力和理解能力都需要增強。李厚辰認為,我們也需要在這兩端之間取“中道”,人們沒有必要給自己的生活下“道德律令”,而過度要求“匹配”可能會帶來失望,畢竟如果真的進入一段關係,我們無法預先做到完全的準備。



“享受價值多元,就要忍受價值多元”


活動的最後,嘉賓們談及當下言論衝突頻發的互聯網公共生活。關於如何促進溝通和理解,何懷宏認為,“你要享受價值多元,就要忍受價值多元。”

 

“你可能説,這是大是大非的問題,這是敵我的問題。那麼我就要問一句,‘敵’‘我’是怎麼劃分的,標準是什麼?我覺得很奇怪,文明在進步,怎麼敵人越來越多了?還是我們自己有意地製造一些敵人?這個時候就要有同情之心,同理之心,就是説要設身處地,換位思考。”

 

温和而堅定,這是我很早就倡導的。為什麼我要那麼激動,義憤填膺,難道這個‘義’我一定看準了嗎?我為什麼始終處在一個道德高地,能夠評判別人?甚至包括犯了錯、犯了罪的,有時候也可以想想,就像《了不起的蓋茨比》開頭説的一樣,如果你設想一下他的處境、他的出身,你就不會那麼厲害地去譴責他了。所以我覺得人們不必要去介入那種激烈的、你死我活的、非要鬥贏的心態之中。我們完全可以做好自己的更重要的一些工作,而且都是對社會有好處的。”


何懷宏提到人的複雜性,人的動機很複雜,事情的背景也很複雜。所以對好人不要苛求,對壞事可以嚴格,但不一定要追究到人的身上。“人還可能不斷改變,過去做了壞事的人,也可能還會做好事。”


李厚辰追問道,今天的年輕人受到比較好的教育,看待問題時已經得到了比較系統的理論支撐。所以實際上,比起“人人都有好的一面和壞的一面”這樣的常識,至少在他們看來,他們所掌握的理論是一種更深的事實,這也來源於很多自媒體對他們的各種宣導。因此在這個情況之下,向他們重新闡明一種人際交往的常識,可能用處不是特別大。相比較常識,他們更關注某些更深層理論的價值。面對“常識的瓦解”,面對接受理論訓練的年輕人,應該如何去溝通?


何懷宏認同常識的崩塌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但他相信年輕人可以從自己的經驗中獲得認識。

 

我們其實還是要回歸常識,迴歸我們生活的本意,生活就是要大家好好活着,而且和平共處。那在這裏面,有問題都可以解決。而且有時候不是説,只是一方全對一方全錯,就是要不斷地協調、相互調整,包括妥協,對於不好的事情,不論是哪一方,我們都是可以批評的;而對好的事情我們都是可以讚揚的。現在我們面臨很多不確定性,這意味着我們每個人都需要努力調整自己,去發現還有什麼可以依靠的、比較確定的東西,使我們比較好地走完人生這一段路途。”

 

嘉賓|何懷宏×李厚辰×簡裏裏

記者|呂婉婷

編輯|張婷

校對|陳荻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