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芯片荒”在二季度並沒有得到有效緩解。


“目前速騰等熱門車型沒有現車,購車需要預訂,但無法承諾具體的等待時長及交車時間。”北京市區某家一汽-大眾的銷售顧問表示。新京報記者在走訪北京市區多個品牌的經銷商店面時發現,個別熱銷車型存在供給緊張的現象,但整體未出現一車難求的現象。


銷售終端產品的短缺背後,是全球性芯片短缺危機仍在持續。據諮詢公司AlixPartners最新預測,全球“缺芯”將導致今年汽車製造商營收損失1100億美元,今年全球汽車淨產量總計會減少390萬輛,約佔今年全球汽車產量的4.6%。


停產減產仍在繼續,十餘家車企因芯片“受阻”


芯片短缺的影響還在擴散。有消息稱一汽-大眾因芯片短缺影響了29款車型的生產,今年第二季度一汽-大眾原計劃生產約61萬輛車,因芯片短缺預計二季度只能生產40萬輛,減少比例達30%。對此,一汽-大眾相關人士向新京報記者表示“沒聽説”,需要問企業層面。但截至發稿,記者未得到一汽-大眾方面迴應。


據貝殼財經記者不完全統計,5月因不同程度的芯片短缺問題,包括大眾汽車、福特汽車、豐田汽車、通用汽車、本田汽車、日產汽車、現代汽車等全球10餘家車企被迫停產或減產。因芯片短缺,現代汽車多次調整生產計劃,其位於牙山的工廠5月24日至5月26日停產三天,而早在5月9日和5月10日牙山工廠曾因芯片短缺而停產兩日;其蔚山的部分工程5月中旬也因芯片短缺而停產數日。


因疫情引發的低需求和半導體短缺,Stellantis意大利梅爾菲工廠於5月3日至10日停產;日產汽車位於墨西哥中部的工廠在5月停產七天;豐田汽車加拿大的三家工廠停產數日,豐田RAV、RAV4混動車型、雷克薩斯RX 350和RX 450h混動車型的生產受到影響。本田汽車位於日本的三家工廠也停產數日,最長達六天。


通用汽車因芯片短缺將其北美的兩家工廠的停產延長至5月10日,而這兩家工廠是從2月開始關閉的。通用汽車表示,因芯片短缺而導致停產,或將使其今年的營業利潤減少15億美元-20億美元。國內車企也面臨芯片供應緊張的難題。5月19日,北京越野發佈公告表示由於芯片供應不足,影響了生產,導致北京越野部分車型大量訂單等待交付;並表示當前正積極調動多方資源,協調芯片抓緊生產。


對於即將到來的6月,多家車企也規劃了停產安排。5月22日,大眾汽車方面表示因全球半導體芯片供應短缺,大眾汽車墨西哥子公司預計將從6月起對其三個生產部門進行調整;大眾美洲公司也因芯片短缺將從6月7日起暫停查塔努加工廠的生產,預計6月21日重啓。豐田汽車方面表示受芯片短缺影響,6月將暫停其位於日本兩家工廠的三條生產線運營,或導致2萬輛產量的減產;此外,巖手縣工廠的一條生產線也將停產8天,負責生產緊湊型車型的生產線也預計停產5天。


福特汽車也於近期表示,由於芯片短缺造成的持續影響,將於6月暫停或削減八家北美工廠的生產。鈴木將於6月上旬暫停相良、湖西、磐田等三處汽車工廠的運轉,各工廠的停工時間最長可能達數日。此外,5月24日,本田中國表示東風本田與廣汽本田工廠將在5月底、6月初進行員工休假調整,業內認為是受芯片短缺影響;而早在3月本田汽車就曾因芯片短缺延長北美部分工廠停產時間。


未來數月芯片供應仍將緊張,車企優先排產高端車或中大型車


據悉,一輛車要用幾百上千個芯片,缺一個就會導致整車無法生產。從車規級芯片來看,其等級僅次於軍工級。


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副總工程師許海東表示,車規級芯片與消費級電子產品的芯片有很大不同,車規級芯片需要面臨更惡劣的環境,要求可靠性更高,要求更為嚴格,芯片廠家的汽車芯片生產線要求也更為嚴格;車規級芯片的生產線可以改造生產其他芯片,但生產其他芯片的生產線無法輕易改造生產車規級芯片。


當前車企主要缺少的是MCU芯片。據瞭解,MCU芯片是目前應用最廣泛的芯片,2020年出貨近235億顆,汽車電子應用佔據了超過1/3的MCU市場;隨着汽車新四化的升級,車企對MCU的需求大幅提升,每輛汽車搭載超過20個MCU。由於芯片供應商需要複雜的認證過程,車企也無法在短期內更換供應商。此外,有業內人士表示,可生產車規級芯片的廠商數量有限,車企也不願意考慮選擇其他品牌,芯片廠商也無法在短期內擴產,芯片供給緊張。


實際上 ,近期多家車企在財報中都發出預警,稱芯片短缺將在二季度進一步惡化。


Stellantis集團在業績聲明中表示,半導體短缺的情況第二季度會比第一季度更嚴重,芯片短缺已經造成一季度規劃中的產量減少11%。大眾汽車方面也表示,預計未來幾個月汽車行業的半導體供應仍將緊張。


福特汽車在一季度的業績報告中也警告稱,由於芯片短缺導致一些高利潤車型的裝配線停產,第二季度可能會減少一半產量;預計全年將減少110萬輛的汽車產量,遠高於此前預期,息税前利潤將隨之減少25億美元,自由現金流也將因此減少30億美元。


國內車企也未能倖免。4月25日長城汽車表示由於芯片供應緊張工廠受到一定程度影響,但並未停產。日前,長城汽車董祕徐輝在回答投資者問題時又一次表示,“目前汽車芯片的供應比較緊張,公司更多是全球去找資源,看能不能儘快地使公司的銷量跟廠家的計劃匹配;另外國內有些廠家,也有一些所謂的芯片二級配發,這樣能夠比較明顯地緩解這個問題。”


一位車企內部人士表示,“下半年車企會加速發佈新產品,預計芯片的缺口或可能更大,進而有可能影響售價。”


為降低損失,車企普遍在內部調節資源,把芯片優先供給利潤更好的高端車型或中大型車。比如,吉利汽車曾將芯片優先排產給星鋭車型;日前也有消息稱一汽-大眾將優先保障暫時不受資源影響的車型的最大化生產,同時將通用性的零部件優先供應給奧迪車型。


政府車企雙重發力,政策+自救能否顯效?


專家稱下半年缺芯問題或大幅緩解


隨着汽車芯片短缺問題的不斷髮酵,“強芯”成為共識。從國際上來看,歐盟、韓國、美國等都宣佈了半導體產業政策。5月初歐盟表示希望成立半導體技術聯盟,以減少芯片生產對外國的依賴;韓國政府也宣佈將在十年內投資4500億美元用於本國芯片產業發展;美國政府也部署了520億美元的芯片投資計劃,將撥款20億美元用於車企使用的傳統芯片的生產,美國商務部部長也多次針對芯片短缺問題召開會議。


從國內來看,工信部指導編制了《汽車半導體供需對接手冊》併發布,進一步疏通汽車芯片的供需信息渠道,為供需雙方搭建了交流合作平台。還曾建議汽車芯片供應企業高度重視中國市場,加大產能調配力度,提升流通環節效應,與上下游企業加強協同,努力緩解汽車芯片供應緊張問題。


車企也從多維度展開“自救”。豐田、大眾、戴姆勒等被曝正考慮延長半導體採購合同期限;博世也被曝出正在與存儲芯片企業商談簽訂長期供貨合同;國內車企方面,比亞迪、吉利、上汽集團、東風汽車、一汽集團、北汽集團、長城汽車等也相繼在車載芯片市場有所動作。


長城汽車董祕徐輝表示,下半年隨着應對措施的實施,緊張局面應該會有明顯緩解。全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祕書長崔東樹也有相同的觀點,他表示,在廠商積極的生產調配等舉措下,此前備受關注的芯片缺貨問題對終端銷售帶來的影響正在持續緩解,正常生產供應的恢復程度有待進一步觀察;台積電將MCU產量提高60%,車企與渠道將加速出貨庫存芯片,部分戰略儲備芯片的企業也不會太激進地搶購,以及台積電產能的釋放,預計下半年的芯片短缺將大幅緩解。


但業內也有不同觀點,理想汽車聯合創始人兼總裁沈亞楠表示,整體芯片短缺可能會持續到年底,甚至到明年年初。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副祕書長陳士華認為,“芯片供應問題對企業生產的影響可能重點在二季度顯現,預計這一問題或許要等到今年第四季度才能有所緩解,基於當前行業的情況,預計芯片供應短缺的問題或將持續至2022年1月。”


“由於信息不對稱,車企相對被動,車企可以調整不同配置的產品供應週期等方式來應對芯片供應緊張;這次芯片短缺能夠引起車企的反思,加深對風險管控的認識。”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副祕書長李邵華認為,“對於汽車芯片供應緊張不必過分恐慌,冷靜對待,從國內而言會引發多方對國產芯片短板的重視,慢慢會逐漸補齊,汽車芯片自主化也一定會發展起來。”


新京報記者 王琳琳


編輯 李薇佳 校對 柳寶慶